Romerica_

睡觉滴💤

想吃炸鸡块…。

晚安。

小红帽和他的小伙伴们(中)




  3.




  他做了一个梦。



  披着过于宽大斗篷的孩子穿梭于树林之间,每一步都踏出轻快的音乐,脚印刻画于松软的泥土上。被细雨浸染后愈发葱翠的森林里冉冉升起清新的气息。绿发的他提着果篮,哼着自己喜欢的儿歌,蹦哒着向亲爱的导师家走去。




  寂静之下,孩童的笑声是多么鲜明,午后寂静的时光都漾起一圈圈淡淡的波纹。那双承载着欢声笑语的绿眸眨了眨,似乎看见了什么新鲜事一样。他走上前,蹲下小小的身子,仔细观察了一番——那是朵娇嫩的花儿。




  绿色的卷发晃了晃,少年闪闪发光的眼中,欢欣与兴奋满溢。“啊——好漂亮呀!”
他露出灿烂的微笑,“好希望欧尔迈特也能看到呢……等他病好了,我就带他来见你噢!”



  “欧尔迈特啊,是我心中最强大的人!他总是带着笑容去拯救处于水深火热的民众……每当他来了,大家都会很开心呢!我也是,毕竟欧尔迈特是我最崇拜的人啦!”



  “能够为他人带来笑容、能够拯救他人的英雄……好帅气呀。多么希望有一天,我也能成为这样的人呢……”

 

 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多言,他微微泛红了脸颊,起身和那葱白的花朵告别。提起满满水果的竹篮,清脆的脚步声又一次响起。



  能否成为一直以来憧憬的人呢…?明知困难就在前方,却奋不顾身地、冲向遥远遥远的彼岸。成为这样无所畏惧的帅气英雄,对于懦弱的自己来说,会不会……



  ……不可能的吧。




  轻快歌声背后是年纪尚幼的孩子沉重的心事。




  4.



  日光与树叶投下的斑驳棱角分明。



  一上午的路程后,出久擦掉额角亮晶晶的汗珠,心中正敲着小算盘,打算倚着一颗大树休息一会儿。“呜——好累!”孩子合上眼眸,像只刚从缱绻梦境中醒来的猫般慵懒。



  万物灵动之时,正是生意盎然的初夏。森林中大部分灼热的光线被交叠的叶片遮挡,真正洒在身上的,是温暖而柔和的希望。


  他睁开眼,视野中不知何时闯入一根狼尾巴。那根狼尾巴的心情看起来并不好,一晃一晃、重重敲打着地面,绿油油的小草在此般逼迫下可怜地弯下了腰。他突然有点同情它们。


  虽然有点害怕,但是他想,如果真的是想吃掉自己的狼,我呀,肯定被发现了吧。而且欧尔迈特说过,这篇森林并非心怀恶意者可以进入。那么,即使这位狼先生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,只要不激怒他,也不会伤害自己吧。



  出久鼓起勇气,一步一步走向那位不悦的狼先生。在看清他的容貌之时,“狼先生”的称呼也消失了。那是一位面庞稚嫩的,与出久年龄相似的孩子。耀眼夺目的金发与猩红的瞳孔却使他看起来满是尖刺。最明显的是,那小小的身体,不应有的、鲜血与伤口。



  …!怎么回事…!

 

  出久蹙起眉头,他急忙从口袋里找到绷带与药品,因为自己经常受伤所以经常准备着,现在终于要为他人派上用场了。他打开自己的水壶,想问问眼前的孩子是否口渴。那道锐利的目光却硬生生逼迫着他向后退了几步。




  “走开。”那孩子开口,“我不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




  tbc.

 
 
 

小红帽和他的小伙伴们(上)

  一则童话故事。

  cp向只有胜出(ฅฅ*)♡ 他们太好了!

 

——




  1.




  森林里前几日迎来了难得的新伙伴。



  那是位绿发的少年。




  他是这片广阔自由的森林里唯一的人类。颠覆了大家对人类以往的印象,他身着红色的小斗篷,略显凌乱的卷发与洒落在圆润脸颊上的小雀斑看起来温和而可爱。少年是跟随他的导师欧尔迈特的脚步而来的,据他所言,因为自己性格有些羞涩,不擅长与人交流,时常将自己锁在图书馆里不愿出门。他的导师思索了一会儿,正好借此机会促进人类与大家的友谊,因此理所当然地,绿谷出久——将要融入大家的生活中,开始一段新的故事。




  “那、那个,初次见面!我是绿谷出久,来自不远处的小镇上。我、我会努力和大家成为好朋友的!从今以后还请多多指教!”



  少年的声音从开始的轻微渐渐增大,最后像是吼出来一般,其气势使大家呆住了几秒,随后,“请多多指教!”“耶——!又有新伙伴啦!”等等欢呼雀跃,一向很少见到这么欢乐的场面的绿谷,也不禁因为害羞,脸颊染上了几抹红晕。刚才的自我介绍,最后是不是太大声了?他又小声地碎碎念起来。



  最先开口自我介绍的是丽日啾。她是只小小的鸟儿,比手掌还要再小一点。即使如此,她仿佛永远都有着充沛的精神与活力,带着最灿烂的微笑。一见到绿谷,她便围绕着少年飞了好几圈,啾啾、啾啾啾,兴奋的模样使少年不禁红了脸。



  “太、太近了吧……!”



  紧跟其次的,是切岛汪。他好奇地绕着绿谷转了几圈。为了表示友好,绿谷俯身轻轻揉了揉他毛绒绒的头顶。切岛汪摇了摇尾巴,蹭蹭少年的掌心。春日的阳光穿透树叶的交错,洒落斑驳而温柔的影子。一切都十分美好,欧尔迈特欣慰地点点头。







  紧接着失态迅速向不可控制的场面发展,其来势之凶猛,让在场的大家不禁打了个寒颤。正在与焦冻喵玩耍的绿谷抬起头——







  一头狼——不,不如说是狼一般的少年,挂着凶神恶煞的表情,狠狠地向他扑来。






  “轰君,小心!”他顾不上自己,第一反应是赶紧让焦冻喵离开。紧接着,下一秒——有着扎手金发与血红双眸的少年将他推倒在地,那双红瞳依旧居高临下地怒视着他。绿谷出久的视线被少年的躯体盖住,他不得不抬头直视那双眼睛。





  ——愤怒、慌张、不可置信,融合着一些难以说明的感情埋藏在他的眼底,似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却仍存生人勿近的警惕;怒火之中依稀可见一点点、一点点宛如错觉的关心。绿谷出久从来没有在陌生人的眼中看见如此复杂的情绪,更没有遭受过这样突如其来的粗暴对待。他愣在原地,不止是恐惧,更多的,是疑惑与担忧使他无法坐视不理。






  那个少年——为什么、为什么要这么做,又为什么要……





  这么悲伤地,注视着素未谋面的他呢。








  2.







  气氛安静了几秒。




  “啾、啾啾!”




 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丽日啾。




  “爆豪君你在做什么啊!赶紧放开小久,这样对待第一次见面的伙伴会吓到他的!”




  大家赶紧上前将爆豪拉开。不料他仿佛因什么咒语而无法动弹一般,饭田汪与切岛汪怎么也拉不开他。上鸣——一只可爱的仓鼠,急忙在爆豪耳边试图劝住他。“虽然是第一次遇见,而且我知道爆豪你不喜欢人类——但是对待新朋友也不必这么激动吧?”



  刚从惊险中反应过来的焦冻喵更是不高兴了。他不爱发出声音,却忍不住喵喵地抗议,让爆豪赶快放开绿谷。



  “吵死了……可恶,这样更加安静不了啊。”


  “废久……你这混蛋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?!”



  “诶?”




  少年温热的吐息喷洒在脖颈处,出久无暇顾及这些了——“废久”,这个称呼,满满的都是不屑与过分……显而易见,绿谷不喜欢这样。无论是谁对待这样的态度都会生气吧……他想。





  但是,为什么呢 。




  为什么,他却轻轻地、从唇齿间流露出熟悉而陌生的音节。







  “小胜……?”








  tbc.






  焦冻喵:气。


  爆豪:更气。

 

 

 

 








 
 

【MHA/胜出】非典型人类与龙 2

  
 

  3.

 

   咕噜噜。




  ……糟糕。




  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逊的一次,绿谷出久难堪地想。毕竟午饭还没有吃……更不用说晚餐了。自己也是一个青春期的少年,再怎么说也是需要补充能量的。




  他们趴在床垫上,龙先生转过头瞥了他一眼,手里是《与龙相处的一百种方法》。龙族的少年对这本让绿发少年失去思考能力的神秘书籍饶有兴趣,在他的强硬要求下绿谷只好以“只能看不能画也不能弄坏必须保证完好无损”的前提下借给了他。毕竟是丽日的书,绿谷出久对于借来的物品一向会好好保管。出乎意料地,爆豪胜己理解他的做法,并且翻动书页的动作十分小心。




  “起来,去吃饭。”


 

  他轻轻合上书本,拉着不明所以的绿谷出久离开山洞。推开厚重的大门,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

  “小胜,我们要去哪里?啊、那个……手……”




  爆豪胜己松开了手。他的力道太大,以至于绿谷的手腕残留着淡淡的红痕与温度。

  他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


  “好了——滚远点,废久!一会儿被吓到不要哭出来!”




  爆豪胜己恶狠狠地赶走了他,眼底是某种压抑着蠢蠢欲动的兴奋。下一秒——绿谷被巨大的气浪掀翻在沙滩上。他急忙用衣袖揉揉眼睛,试图抹去双眼中的尘埃。风不断刮过。




  睁开眼的时候,他因震撼而无法动弹。

 

 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,龙张开双翅的模样——它的每一次煽动都掀起巨大的风浪,整座岛屿因此而微微震动。耳边是轰隆隆的巨响,热气打在脸上,略微的疼痛。过了许久他才能睁开眼看清龙的模样。那是以深红为主色的,被龙鳞覆盖的躯体,在月光下闪烁着。他的体型巨大且富有力量,出久毫不怀疑,只要他想,他便可以摧毁一切。龙的声音比起人类形态宽厚得多,每一个音节都引发空气的颤抖。




  “上来。”




  绿谷费了很大力气才从震撼的余韵中转过神来。




  “好的!”





  他几乎已经迫不及待。




  龙挥动着翅膀,一下就把他掀起来,正好掉到脊背上。虽然有点粗暴——但是绿谷也没办法爬上去,只能这么做了。





  “坐稳了。”


 

  那是绿谷第一次认真地感受高空飞行。爆豪的速度慢了许多,晚风徐徐吹过耳畔,带来微微酥痒与心底萌动的情绪。以往遥不可及的云层在触手可及的地方,他想,是不是软绵绵的呢。抬手却是一片虚无。





  在一片无边黑暗中,月光指引着道路。绿谷的眼睛同样闪着光。





  “怕吗。”龙先生问。



  “没有!”他的回答里是隐藏不住的喜悦。




  比起被抓走那一次,现在可谓温柔了太多。绿谷依然记得那种感受:睁开眼睛便已是万丈高空,身体摇摇晃晃、岌岌可危,仿佛下一秒就要掉到大海里。他害怕得无法发出哪怕是一个惊叹。绿谷试图闭上眼,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——前一秒他还在海边拾贝壳。然而那种随时可能面临死亡的感受,从心理上已经大大地折磨着他。风刮过脸颊刺得生疼,龙先生跟本没打算放慢速度……就在他想着“完蛋了”的时候,龙先生悄悄飞得慢了一点。




  最后到岸的那一刻,他以为他已经看见了天堂的光芒。




  然后他的屁股被狠狠地踢了一脚。




  回过神来,不知不觉目的地已经近了。爆豪在另一座岛上降落。出久小心翼翼地滑落至地面,又回头冲爆豪笑了笑转而四处张望。与之前的岛屿不同——这里有人类居住的气息,甚至有十分现代化的建筑,比如房子……等等这里不是他原来的家吗?!

 


  “这里你总该熟悉了吧。”



  他又悄无声息地变回了人类的姿态。出久连忙站起身,爆豪又瞥了他一眼。



  “自己走。”


  “我也没有打算麻烦小胜的……”



  “……我是说你太慢了啊!”



  绿谷怎么也没想到爆豪会把他带到这里。这不等于把他送回家了吗?他甚至可以看见不远处自己家的灯光。



  “小胜!可以让我回家一趟吗!”
 

  他说道,语气里是满满的焦急。




  “随便。你要干什么?”



  “和妈妈说一声…!她现在肯定很担心吧,毕竟都这么晚了……”

  “我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



  “诶?”



  “……你聋了吗。我说,我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




  绿谷彻底僵在了原地。



  所以——龙先生,他是提前找到了妈妈,和她说“我今天就要抓走你家废久到我那里吹超冷的空调”?



 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啊!




  “忘了和你说,我打的电话。”



  ……所以他还有妈妈的电话号码?!



  “……我和她认识。”



  一点也不好笑,绿谷想。










tbc.



  下一章终于可以吃饭饭惹!

 

 

猫😘😘😘😘😘

【胜出】别来无恙

 

 

  暑假会很想一直睡觉😭💤

——




  那位金发的男生设想过很多种重逢,却没有现在这般模样。


  他或许会在激流湍急中抓住那道求助的目光,那双眼眸即使狼狈不堪,却冉冉升起熹微希望。
  他在与时间争执,以绿谷出久的命运为赌注而不断奔跑,血液因而喧嚣。待到那时,比起重逢的喜悦,剧烈跳动的心脏更是占了上风。所幸一切无恙。他将绿发的少年拉上岸,拉进一个颤抖的拥抱。



  绿谷出久小声地对他说,已经没关系了。

 

  又一次,他在茫茫夜幕里,踏过无数枫叶斑驳的影子。那个熟悉的背影逆光而行,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,四处张望,正为迷路而烦恼。五十米、三十米、十米、伸手可及,他冲上去重重拍击他的肩膀,那个无辜的青年迅速转过头投来受惊并警觉的目光。随后是四目相对、无言良久、气氛降到了冰点。



  好久不见,小胜。绿谷出久突然轻轻地笑了出来,要喝我的吗?



  总而言之,无论是危机时刻的慌张亦是街角咖啡馆的偶遇,都是他脑内重复多次的假想。唯一不变的是绿谷出久的声音与蠢到不行的那张脸。明明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拒绝的模样,为什么现在却在脑内不断循环。爆豪胜己逼迫着无数次去忘记、去抹除、去嘲笑那个被扰乱至心神不宁的自己,却发现少年的身影如影随形,他不断逃离不断失败。意识越发混乱而无法控制,是他最不想接受的结局。



  他说,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上这样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家伙。于是爆豪胜己拨通电话,恶狠狠地说:废久,给我好好待着。



  他顿了顿,



  我来找你。








  END.

 

 
 

 
 

 

 
 

早安🍭

【MHA/胜出】非典型人类与龙

 

  一个并不怎么正经的故事。

1.


  那个,小胜?


  绿谷出久把视线从手机上转移,对上龙先生猩红色双瞳的那一刻他不可置否地有点害怕。然而问题仍旧被抛出来了。


  “…为什么这座岛上会有信号,还有网呢?”


  “你以为现在的龙都是笨蛋吗?每天只能眺望远方?”龙先生没好气地弹了弹男孩的额头。“混蛋书呆子看书看傻了吗。”

  好痛啊…!他无声地抗议,几滴被逼出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太过分了,他想。现在的龙都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吗?把人从小镇上抓走了不说,还这么凶。龙先生没有理会出久的不满,自顾自起身回山洞了。临走前留下这么一句话:

  “你不觉得热就继续待着吧。山洞里空调开着,我可没时间陪你浪费。”

  为什么连偏僻小岛都有空调啊?出久暗自腹诽。而且,龙不是不怕热的吗?这和书上写的不对啊。

  “我现在是人类,是像你们一样有冷暖差异之分的家伙。当我变成龙的形态,气候什么的根本无所谓。”龙先生的声音从山洞里传来,出久在烈日骄阳下猛得一颤。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难道龙的家族还有读心术的吗?

  “猜的。”

  所以说他是怎么知道的啊。出久推开门,冷气扑面而来。即使身着与这个天气毫不相符的长袖长裤,他依旧因室内气温而打了个喷嚏。

  “调得太低了吧龙先生……。”
 

  “是你体质太弱啊!”

  好像有点道理。毕竟作为一名深爱书籍与资料的学生,他离开小镇前的日常在图书馆与家之间穿梭,突然一切就乱了套。横跨一片海域,被抓到陌生的地方,见到了一直向往的「龙」,认识了与「龙」壮美外表完全不符却又是同一人的少年,他一生中能经历的最惊险的事情,不过如此吧?

  但是,至少我们国家是没有人会把空调调十七度的,而且是在空调品牌为「制冷王」的情况下。出久披上随意铺在地上的龙先生的披风,窝在他旁边安静地看着《与龙相处的一百种方法》。爆豪漫不经心地侧过头来瞄了一眼。

  “讲的什么。”

  “好像是个爱情故事。”

  “哈?你看这个干什么?”

  “…你来抓我前又没有和我打招呼,我手上只有这本书。而且是我向丽日同学借的。”


  龙先生无话可说,干脆睡一觉算了。是呀,抓走他前为什么不和他打声招呼?他想了很久,镜头穿梭过耀眼的沙滩,碧蓝无垠的海洋,喧闹嘈杂的集市,不断有潮汐与海鸥鸣叫着煽动翅膀的声音在耳边萦绕,最后回到少年蕴藏着森林的绿色双眸。他当初为什么要抓走他来着?大概是儿时被海浪冲到岸边时,少年向奄奄一息的自己伸出手的那一刻,让自己觉得被区区人类小瞧了,心里不服气罢了。那揍他一顿就好了吧,何必大费周章?他不知道,意识昏昏沉沉中索性进入了梦乡。


  ……这本书真的不适合我啊!红着脸不知道如何评论的绿谷出久“啪”的一声合上书页并遮盖住发烫的面颊。丽日同学在看什么啊——!!!完全忽视了右边肩膀的重量,慌张之下,出久只想缩进披风里冷静冷静。



  果然,太羞耻了……




2.




  说好的人与龙无法共处,怎么睡起觉了?

  绿谷出久终于从模糊的意识中回过神来,他揉揉眼睛,宽大的披风将他和龙先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。「制冷王」依旧很有职业精神地释放冷气,只是温度不知何时被调到了二十五度。

  龙先生也在睡觉吗?

  两个人一齐躺在地上,虽然不知道爆豪感想如何,至少出久是觉得地面冷而坚硬的。侧身睡觉的他的肩膀酸痛到仿佛无法行动。

  总之先起来吧。


  动作很轻,刻意而小心翼翼,生怕打扰了身旁人。龙先生又是倦了,也没有被惊醒。出久似乎听见他在说什么,但是并不清晰。

  …只是呓语罢了。


室内温度暖和了不少,不用与披风寸步不离。天空的颜色随着时间从夺目的霞光渐渐暗淡,醒来时已是夜晚。晚上就不要在地上度过吧,冰冷的石子磕得生疼。他悄悄推开大门,试图在这座岛上找到什么足够他和龙先生二人一起睡觉的垫子。所幸现实并没有让他失望。

  在不远处的沙滩上,他寻见了一张面积够广的崭新的床垫。简直再好不过了。但是为什么连包装都在啊?绿谷出久看着包装上的说明,陷入了沉思。

  好吧,都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突然找到一张床垫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。至少不是从天而降的。出久一个人花了一点力气搬动它返回山洞,途中便遇见了睡眼惺忪的龙先生。


  “要搬垫子不叫上我是在小瞧我吗废久?”

  “…那时候小胜还在睡觉怎么会打扰!”

  “你搬得动吗。”

  “…再怎么说我也是个体育及格了的男生。”

  “哦,居然及格了啊。”

  爆豪若有所思的样子让出久多少有点沮丧。他真的很像一个什么都做不成的家伙?出久轻轻叹了口气,抬起低垂的脑袋引开话题。

  “这里居然有这样的床垫…很新,也没有使用过的痕迹…也许是哪部邮轮的备用品吧…不过如果是真的,那为什么会把好好的床垫丢到海上?总不可能是自己掉了吧?那部邮轮现在…”

  “这是我买的,”爆豪打断了他的碎碎念,“你能不能闭嘴?吵死了啊。”

  “啊这样…等等你买的?!”

  这个回答未免太惊世骇俗了一点。

  “是说,在人类的店里买的?”

  “废话啊。而且我买张床垫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
  “…忘了你可以变成人形了。但是你有人类的货币吗。”

  “一大堆。亮闪闪的那种玩意?你需要随便拿走。”

  “…谢谢你的好意,但是我不用了。”

当龙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


  他们踏着月色归去。
  即使小岛正处于夏季,昼夜依旧如往常般轮转,白日没有夺走夜间时光,万物浸染于朦胧的黑暗。他回首,看见明月从熠熠生辉的广阔海洋中升起,看见璀璨的星光于夜幕中洒下清透的白霜。深浅不一的脚印被层层海浪冲刷殆尽。他的眼眸微阖又悄然睁开,察觉变化一直都在身边。


  平整如新的沙面。



  龙先生踢了他一下。“慢死了…你在看什么啊。”



  “抱、抱歉!”他慌忙小跑着跟上爆豪的背影,海水轻轻抚过留下的脚印,一切又焕然一新,仿佛这一夜无人问津。






  他说,我在听海浪的声音。






tbc.

 
 
 

  感谢你的阅读。

  大约三章左右完结吧…😭